•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⑻99-0899

    软件支持:400⑻877⑼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⑵119588

    公司传真:0756⑵119578

    售前咨询:0756⑵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2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校园贷3年兴亡史:从集体狂欢到万劫不复

    种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6⑴1⑴4

    刚刚过去的双101购物狂欢节,成了趣分期(如今已更名为趣店团体)和分期乐眼里的烫手山芋。

     


    对中国所有电商平台而言,双101是1个冲刺全年销售额的最好时机。但今年以来外界对校园网贷平台的质疑和监管部门的重拳打击,使两家公司不能不与这场购物狂欢保持距离。在趣分期和分期乐的App中,两家都打出了免息分期、临时提额等促销活动,但在双101销售额和前期预热宣扬上几近只字不提。

    就在双101前不到1个月的10月17日,分期乐正式宣布升级为“乐信团体”。分期乐开创人兼CEO对外称:“乐信已完成了从单1人群业务向全人群布局的转变。”而在稍早的9月5日,国内最大的校园网贷平台趣分期也进行了品牌升级——改称趣店团体,乃至对外宣布正式退出校园金融市场。

    两家校园网贷行业内最大的平台级企业,如今都在极力淡化校园分期业务的形象。

    风波起于今年年初。2016年以来,有学生因赌球深陷校园贷平台巨额欠款没法偿还欠款而跳楼、女大学生“裸条”风波等卑劣校园事件都直接或间接地指向了这些平台线下推行和催款中的灰色操作。随后,银监会和多地地方监管部门前后出台了限制性文件,对校园网贷平台施加压力。在趣分期主动退出之前,校园网贷的环境已10分卑劣。

    “现在都很难。分期乐应当是留在校园里最大的平台,但也做不动了。”1位前趣分期的城市大区经理表示。而1位风险投资行业人士则表示:“大家早就在想着转型发展非校园用户,只是趣分期反应得比较快。”

    可以说,两家领军公司的转型,是校园网贷市场由盛转衰的标杆性事件。这个市场在经过了1系列风波以后,实质上已被抛弃。而它从走上巅峰到坠落谷底,加起来也不过3年时间。

    PingWest品玩近期对这1行业的现状进行了1系列调查,经过对多名网贷平台前员工、风险投资行业从业者和业内人士的采访,得出的结论是:这是1个必定的结果,而且不但是某1家公司的责任。校园分期平台的决策层、背后投资方、1线地推团队,乃至趁机浑水摸鱼的民间小额贷款公司……每一个参与到校园网贷的环节都在齐力把这个行业拖进深渊。

    蛮横生长

    趣店团体的前身趣分期成立于2014年3月,最初的业务模式就是向在校大学生提供消费金融服务。在校学生只需要在平台上实名注册,通过验证后即可取得信誉额度,在趣分期自营的电商平台上分期购物或是直接取现借款。

    趣分期其实不是校园网络贷款平台中最早的创业公司(用其开创人罗敏的话说,他们“比友商晚了8个月”),却是跑得最快的那个。成立之初,他们像国内大多数电商和其它校园网贷平台1样依托促销吸援用户,价格与市场价持平,部份商品还能享受免息优惠。但这类守旧的方式没有帮助趣分期打开市场:1来线上流量难以获得,2来学生对这类创业公司尚抱有警惕之心。

    如果把趣分期的发展轨迹绘成1条低开高走的曲线,那末这个时期就是线条左侧平缓的1端。由平缓转向峻峭的拐点出现在2014年78月份:趣分期迅速从全国10个城市扩大到300个城市,雇佣大量地推人员进行地毯式推行。

    这1策略带来了可观的用户增长并引得竞争对手纷纭效仿,也开启了全部行业的过山车之旅。

    X来自1个3线城市,是他所在学校趣分期的第1个注册用户。他正是在这个时候接触到了这些校园网贷平台。2014年年末,还在读大2的他在校园里看到了趣分期的传单,主动注册并购买了1台售价3000元的智能手机。X选择的是分9期付款,连同手续费总价约为3200元,平均每月还款不到400元。对他来讲,这是1个可以接受的价格。

    “像iPhone、vivo这样的热门而且售价比较高的手机,在趣分期上都可以免息分期买到,而且售价也不会比其它渠道高。”X说。他还款及时,算是趣分期上的优良用户。

    学生想要取得信誉额度分期消费必须经过“面签”。不同公司的面签流程大同小异,平台工作人员会前往学生宿舍找到注册用户本人签订授信合同,需要学生以宿舍为背景举着身份证拍照,同时填写宿舍室友、学校辅导员和父母的联系方式作为保证。工作人员将信息上传到后台后,平台运营的呼唤中心会随机抽检打电话核实信息。如果信息确认无误,最短1天以内即可放款。

    大部份学生其实不完全理解这张授信合同的份量。全部进程中,他们所需要做的,只是在1张纸上填写联系信息,并签下自己的名字。

    负责上门签约的工作人员大多是本校和附近学校的学生兼职。面签只是他们的工作之1,他们更喜欢做另1件事:到学校宿舍楼挨门挨户推行,拉拢学生当场完成线上注册和面签。

    X在完成了那次购物以后也加入了兼职地推的行列。他上的是1所普通本科学校,学业压力不大,比起上学,他对兼职赚钱更上心。X很快发现了做校园代理这条生财之道。

    趣分期在每一个城市都设有1名城市经理,每所学校有1到两名校园经理。城市经理薪酬由每月的基础工资、绩效嘉奖和公司补助组成,而校园经理等1线地推人员多劳多得,按注册人数赚取提成。系统派单地推人员上门面签能拿到10元签单费,而说服1个新用户注册就有50元的推行费(北京、上海等大城市的标准是70元)。分期乐、优分期、爱学贷同等类平台的提成模式大致在同1水平。

    “听说河北、天津那边有人1天能签100多单。”X说。如果按每单50元的推行费计算,1个兼职地推的在校生每天可以拿到最少5000元的提成。

    这类明显不正常的奖金鼓励所产生的巨额推行支出,买单的自然是它们背后的投资方。以趣分期为例,从2014年3月到2016年7月的短短两年半时间里,它总共完成了7轮融资,其中包括2016年7月份金额高达30亿元的Pre-IPO轮融资。在报表上快速增长的用户数据和现金流眼前,投资人选择了纵容。

    烧钱换市场——这是1场典型的互联网式扩大。学生们更容易地买到了昂贵的商品,1线代理取得了高额提成,创业公司拿到了1轮又1轮的融资,资本方的账面回报随着项目估值水长船高……

    所有人仿佛都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没有人觉得哪里不对。

    用做微商的方式做校园贷

    在趣分期们的急速扩大中,1张线下的地推网络和它们采取的与微商极其类似的代理策略起到了关键作用。

    趣分期的线下团队由省经理、城市区域经理、校园经理和校园代理组成。城市经理和校园经理都由平台全职雇佣,其中也有很多在校学生。只有在1个城市的推行早期或需要完成事迹目标时,他们才会参与到面签和上门推行这类具体业务里去。

    多数时候,他们在校园推行中的角色像是微商中的“上线”,可以“发展下线”——也就是兼职的校园代理。上线与下线之间,也像微商1样按比例分成。

    最初找到X面签的是当地的城市经理。对方坐了几个小时的公交车来到X的学校,在宿舍里见到了X。他来到X学校除面签以外另有目的:发展X作为他在该校的下线。

    X怅然加入。起初,X负责在校园里发传单,每份只有几分钱的提成。心思活络的他不甘心做这样的苦力劳动,1直找机会向“上线”提出转岗。终究,2015年9月,X升任校园经理,工作内容也变成了到各个宿舍挨门挨户推行拉新,同时在自己的社交圈中发展下线,拉那些想要寻觅兼职的同学入伙。

    到学生宿舍挨个上门推行被代理们称为“扫楼”。这是1项费时费力的工作,失败率很高,但回报惊人。“最多的时候每月能拿10000左右吧。”X说这话的时候语气中难掩心里的得意。这个数字已远远超过了他所在的这座小城的平均工资水平,相比之下,麦当劳和肯德基等快餐店给学生兼职的每小时工资也不过89元(小城市)到10几元(大城市)不等。

    渐渐地,X发现,原来自己在宿舍躺着也能挣钱。

    趣分期给予校园经理的推行费是50元/人,但校园经理可以发展不限数量的兼职代理,然后与他们按46或55比例分成,全凭经理与代理之间的口头协议。所以,X只需要发展尽可能多的下线,便可以够坐享其成。

    “我就是靠自己的圈子,或朋友介绍朋友。有时候加个QQ就行,几分钟的事儿,马上便可以够开工了。”X主要依托自己的社交关系,另1些经理则想出了各种方式发展下线,比如利用学校社团组织的渠道,或是在兼职网站和兼职群里发布招聘信息。固然,还有些经理不善于带团队,全凭自己1扇门1扇门地“扫楼”。

    每一个校园代理都有自己的扫楼技能,不过是夸大这些平台的便利和优惠,弱化逾期和欠款的后果。“刚开始做的时候不太熟练,我就带点儿小礼物去,给男生带包烟甚么的。学生嘛,都喜欢不要钱的礼物。”X说,“熟练了以后就甚么都不带了,全凭1张嘴。都是靠刷脸,能帮着注册1个就帮,不行就拉倒。1个宿舍6个人,情况好的能注册两3个。”

    不同平台上线和下线的分成规则也有细微差异。PingWest品玩在某高校兼职微信群里认识了1位分期乐的校园经理Y。Y解释,分期乐的兼职代理有3种收入方式:第1、帮他人开户注册提成;第2、系统接到的单子代理上门面签提成10元;第3、客户购买商品提成2%利润。而Y给他的下线代理的开户注册提成是15元。趣分期的代理只有拉来新注册用户的提成费,而分期乐代理拉来的客户如果下单时填写这个代理的推荐码,代理就会得到商品价格2%的返点。

    Y现在读大3,是校园经理之1。他所在的学校有他和另外1名校园经历带的两支团队,共10人左右,全部都是学生兼职。最近是开学季,两支队伍的工作重点是大1新生楼,在趣分期退出后,他们的话术也变成了“分期乐是最大的学生信誉卡平台”。

    趣分期线下地推团队的另1个部门——催收岗,其员工的利润更加惊人。1位曾担负过趣分期催收人员的Z告知PingWest品玩记者,趣分期的催收分为3部份,第1次是在分临期当天,系统会提示用户还款;当用户出现逾期但未满30天,公司的呼唤中心会按顺序打电话给本人、家长和学校辅导员催款。

    最后1部份,当电催无效时,就会转为线下催收。2016年6月,趣分期将滞纳金比例调剂为万分之5。而此前,公司的规定是“按当月未偿还价款总额的1%为日息进行征收背约金”。Z说,只要能把钱要回来,公司便可以把滞纳金的70%作为提成给催收人员。虽然公司常常会对乖乖缴滞纳金的学生给予减免,这依然是1个不小的数字。催收人员中有来自校外的全职员工,也有1些在校的兼职学生(裁员的主要对象)——一样地,他们也是通过那张微商网络入伙的。

    Z是在校生,也是兼职工作。他笑着对PingWest品玩说:“我们公司催收的同事要是月收入低于10000的话,基本也就被开除。”

    销售岗和催收岗是趣分期在放贷前后的主要风控部门。可谁能想到,1家互联网金融机构的两大风控部门大部份是由1大帮兼职的在校学生组成的?就在这张微商网络的末梢壮大的进程中,中枢神经渐渐失去了对他们的控制。

    失控边沿

    在加入趣分期之前,X也做过1些互联网公司的校园兼职。在为各个公司做了几年的1线推行以后,经验和直觉告知他,校园网贷们的这类推行“应当作不久”,都是“1杆子买卖”。

    趣分期和分期乐本身设置了1套看似严格的风控框架。比如对全职校园经历培训,要求他们对学生声明风险,并监督其填写正确信息等。而且,如果后期电话抽查时发现与真实信息不符,或在学信网上找不到该学生的信息,注册就会被驳回。

    “学生1旦出现逾期不还的情况,就不再能借钱和分期买东西了。而且会影响支付宝的芝麻信誉。”X告知PingWest品玩记者。2015年8月,趣分期取得了蚂蚁金服领投的E轮2亿美元的融资。在逾期管理方面,优分期、分期乐和爱学贷等平台之间的信息相互买通,1个学生如果在其中1个平台上产生逾期未还的情况,他在其它平台上被打回的可能性就很大。趣分期起初也参与其中,但在取得了蚂蚁金服投资以后悄然退出了与其他平台的信贷买通系统。

    但随着末梢神经的增加,中枢神经的风控信息已没法传到达每1个兼职员工了。他们与平台方各怀心事,赚取提成才是他们的第1要务。

    X说,为了赚更多的推行费,地推员工与学生之间联合造假或放松验证已经是“圈子里公然的秘密”,注册时可以填写假信息(有时哪怕不是为了恶意逾期),只要相干人员愿意配合,1切好说。所有平台都是如此。即使平台审核人员有时会假装成学校或保险公司打电话核实身份,到了后期乃至改抽查为普查,但依然挡不住信息作假和滥用的问题。

    1些风险意识薄弱的学生乃至铤而走险,利用自己的人际关系和审核漏洞套现。

    2016年3月9日,1位21岁的河南学生因欠下网贷平台本金加利息60万元没法偿还,在青岛跳楼自杀。每一个平台都对每一个学生限制了信誉额度,但他却成功借用28名同学的身份信息向多个网贷平台借款,终究使欠款到达了1个他没法偿还的金额。

    讽刺的是,就在同1天,有媒体刊发了1篇趣分期CEO罗敏的专访文章,罗敏在采访中称,趣分期的风格是“先履行,快速扩大,再快速纠错”。在采访中,他无不得意地感慨当初1个月内从10个城市迅速扩大到300个城市的惊险。

    X告知我,他也遇到过类似的卑劣情况。有人以自己的账户额度不够或审核不通过等理由说服同学或朋友在分期平台上购物,许诺每月将负担分期费用,当商品得手后再以各种理由推脱。

    Y的推销话术中曾提到,分期乐是“学生的信誉卡”。2004年,各大银行的信誉卡业务涌入大学校园。1位曾参与过招商银行大学生信誉卡发行和风控业务的员工S告知PingWest品玩,虽然当时各大银行的校园信誉卡业务打得如火如荼,但整体上讲风控还是头等大事。比如,所有地推人员都来自信誉卡中心,仅在“211”院校内推行,而且给予学生的额度较低。他们乃至会依照学生所在的大学、院系乃至籍贯的不同采取差别对待的风控策略。

    即使如此,校园信誉卡依然出现了高注销率、高睡眠率和高坏账率的现象。在以学生家长为主的各方压力下,2009年,银监会出手,发文明令制止银行向18岁以下的未成年人发放信誉卡,如果给已满18岁的学生发卡则必须经过家长等第2方还款来源的书面同意。守旧的银行逐渐退出了这部份业务,校园信誉卡市场几近在1瞬间崩塌。

    10年以后,校园网贷平台披着互联网外衣做着类似的业务,却远远没有当年的银行那样审慎。兼职在校生的泛滥和提成制度让线下风控的第1环变成了1线地推人员寻求个人收益最大化的游戏。

    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校园网贷平台业务走上巅峰。也正是这段时间,滥用学生兼职和激进的奖金鼓励带来的副作用变得越来越明显。

    PingWest品玩采访到了校园社交平台tataUFO的开创人郑玹宇。郑玹宇来自韩国,常住北京,tataUFO是他创办的大学生社交平台。2014年,郑玹宇在知乎上关于校园分期的问题下回答,认为趣分期们的模式本质上是用分期付款诱惑大学生消费,而这类小额贷款本质上是1种高利贷。他以韩国的经验为例解释,韩国在1994⑴995年间曾大批量地向无收入的大学生发放信誉卡,虽然在当时短暂地刺激了消费,但当1997年韩国经济衰退时,大家才发现这些都是垃圾证券出现的征象。

    他告知PingWest品玩,tataUFO曾收到过量家校园网贷平台的合作约请,并许诺给郑玹宇1个相当高的销售提成比例。但他出于对风险的顾虑没有接受。

    这个面相和善、中文说得极好的韩国人1心想给做社交,却不成想自己1时兴起回答的1个问题能带来延续的影响。今年3月,郑玹宇在朋友圈转发他的那篇回答说:“已快1年前的文章,最近好多人联系我。我的观点还是没变。”

    1位知乎用户在私信中向郑玹宇流露他遇到的校园网贷欺骗。1家培训机构在他的学校中宣扬“免费培训”,只要学生注册某学生分期平台,用借款垫付学费后,培训机构许诺会每月返现给学生用于还款。但是,该培训机构在学费收得手以后不久即宣布倒闭,将1笔数额巨大的分期款留给了200位受骗学生。

    比这些更糟的事件不可避免地爆发了。1些本就活跃在校园中的民间私人小额贷款公司也参与到了其中。

    “当时我在校门口,就看见1个手臂上都是纹身的胖子把1个男生拎进车里,没多久就出来了。那个孩子出来以后脸色特别难看,估计后来就把钱给还了吧。”Z回想起他在1所专科学校门口看到的催款场景。那是2015年的夏天,暑假里的他只身1人跑到附近城市催收当地大学生在趣分期上逾期未还的欠款。在PingWest品玩的采访中,几近所有的采访对象都认为,普通本科和专科的学生更容易被说服注册。

    校园网贷平台的催收其实比较温和。“就是打个电话约出来聊聊,问问为甚么不还,跟对方讲清楚逾期不还的严重性,半吓唬的那种,跟那些社会上的私人小额贷款公司不能比。他们甚么都干得出来。”Z解释说,“最近网上传的那些事儿就是他们弄出来的。”

    Z在学校门口遇到的花臂胖子就是私人小额贷款公司上门催收的人,他口中的“那些事儿”指的是今年年中开始在微博上疯传的“女大学生裸条贷款”事件。1些女大学生全身赤裸、手持身份证照张相便可以够从贷款公司手中借钱,1旦产生逾期,这些公司就会以裸照要挟,这类借条就是“裸条”。

    虽然这些民间小贷公司没法直接通过趣分期和分期乐等B2C模式的平台放贷,但却可以利用借贷宝这类中介渠道对在校学生放贷。Z告知PingWest品玩,有些急用钱的学生连2分、3分的利都敢借。

    “裸条”事件在舆论中掀起了轩然大波,网贷平台过去1年的火爆开始掉过头来反噬它们。

    撤退

    在2016年3月河南学生跳楼事件产生的1个月后,4月份,银监会就联合教育部发布了《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贷款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成了校园网贷行业第1份正式的束缚性文件。随后的半年时间里,重庆、广西、深圳和广州等地的地方互联网金融监管组织也相继出手。

    到8月银监会“停、移、整、教、引”的5字方针公布时,校园网贷行业的衰落已成了业内共鸣。这5个字分别代表:“停”意味着停止暴力催收、暂停校园网贷业务;“移”指的是背法行动移交给相应部门处理;“整”就是整改校园网贷,增加借款人资格审定和第2还款来源等;“教”和“引”的责任在学校方面,即增加对学生公道消费观的培养和引导。

    趣分期迅速作出反应,退出校园市场,并紧接着开始了大裁员。正式编制员工强制消除劳动关系、按工作年限赔偿1个月工资,兼职员工立即停止业务——趣分期旗下分期购物和消费贷业务在校园的市场推行在1夜之间停止运作,1线地推员工几近全数遭到清洗。

    X对PingWest品玩回想称,公司本来计划在8月份对区域经理和校园经理进行户外拓展培训,却突然无理由取消了这1安排。事发之前,公司陆续将部份全职地推员工的劳动关系从北京快乐时期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趣店团体的公司注册实体之1)转移到了另1家位于天津的关联公司名下,现在看来仿佛也是在为往后的裁员做准备。

    1位参与过趣分期项目的投资人向PingWest品玩流露监管出手的缘由:“最开始反对声音最大的倒不是银监会,而是各地的教育部门和学校。这件事家长们非常反对,给了学校和教育部门很大压力。”今年4月份的《通知》,就是银监会联合教育部联合下发的。

    X说,今年他们学校在新生教育课上开始提示大1学生不要轻信这些校园网贷平台,并且严查这些平台发传单和学生扫楼的行动。在教育课上,学校称这些校园网贷平台为“欺骗”。

    不过,Y每天仍在朋友圈里发布着双101的促销信息,约请同学购物。

    “让他们认识分期乐,消费潜力是很大的”。在他的描写中,“分期乐是属于大学生的信誉卡,公司是全国最大的校园分期软件。我们只是中间推行的人,没有风险的”。他的朋友圈里大部份都是与分期乐有关的信息,和“有付出就有收获”这样自我鼓励的口号。Y把这份兼职看做1份“很锻炼人能力的事”,需要提高自己的社交技能。

    而X自称从1开始就不看好这个行业:“大部份都是1锤子买卖,很多学生注册了以后也不用。这东西就赚个快钱。”现在的X已毕业,找到了另1份跟互联网行业无关的工作。不过,他在趣分期的工作内容,也很难说跟互联网和科技有多大关系。

    如果把趣分期和分期乐们视作1家纯洁的互联网公司,它们这类发展早期烧钱扩大的情形在团购、外卖和打车软件等行业都曾陆续上演过。但必须说明的是,趣分期发展非校园用户是从2015年开始的,这意味着它并非完全由于遭到舆论和监管压力而转型。X就这1点对PingWest品玩解释说,趣分期的校园业务有上万员工,销售和催款提成是1笔很大的支出,很多兼职代理和校园经理比拿固定工资的城市经理赚很多多了。而它针对非校园用户的金融业务“来分期”的推行本钱比较低(电话推行和渠道引流为主),整体上是可以赚钱的。所以,离开校园网贷市场这1决定,也有背后投资方急于让趣分期盈利上市从而退出的考量。

    可如果用1家金融机构的要求来审视它们,这些平台在线下推行中的种种激进手段和引发的1连串社会问题,其实都应当从平台的风控策略上规避。但这些披着互联网外衣、实际运营着是金融业务的公司,却果断遵守了罗敏口中的“先履行,快速扩大,再快速纠错”的互联网法则,对其引发的1系列社会问题难辞其咎。

    11月9日,乐信团体联合团中央、教育部和银监会举行了1场“送金融知识进校园的活动”,这无疑是在向监管和教育机构示好。当天,Y在发了这么1条朋友圈:“国家支持的乐信团体分期乐,强大的后台,用信誉经营,双101活动3天免息,你还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