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⑻99-0899

    软件支持:400⑻877⑼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⑵119588

    公司传真:0756⑵119578

    售前咨询:0756⑵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2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这个“诺贝尔奖”,瑞典国王只颁给了1个中国人

    种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7-04⑵1

    4月109日,瑞典国王向中国科学家姚檀栋颁发了有“地理学诺贝尔奖”之称的维加奖(vegamedaljen)除国内媒体外,小编仅在瑞典皇室网站查证了这1消息。

    以下报导来源于凤凰网

    原标题:中国科学家姚檀栋在瑞典获颁维加奖

    4月19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王宫,国王卡尔106世·古斯塔夫(前左)与姚檀栋合影。鉴于在青藏高原冰川和环境研究方面做出的贡献,中国科学院院士、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长姚檀栋19日在瑞典王宫获颁2017年维加奖,这是中国科学家首次取得该奖。

    维加奖介绍:

    维加奖设立于1881年,是瑞典著名地理学家和北冰洋航道开辟者阿道夫·艾瑞克·诺登舍尔德在1878至1880年间,带领“维加号”首次通过大西洋和太平洋东北部,完成环绕欧亚大陆的历史性航行以后设立的。

    维加奖每3年在全球范围内对杰出的地学科学家进行海选以后评选出1名获奖者,由瑞典国王颁奖,有“地理学诺贝尔奖”之称。

    国王卡尔106世·古斯塔夫与姚檀栋合影

    相干报导:专访2017年维加奖得主姚檀栋:立足“第3极”破解气候变化之谜

    太平洋的风吹不到青藏高原,高原的冰冻圈变化却能决定风往哪儿吹。

    “青藏高原冰川、积雪面积的大小,会直接影响亚洲季风的强弱,决定我国东部地区的旱涝。”中国科学院院士、青藏高原研究所所长姚檀栋说。

    鉴于在青藏高原冰川和环境研究方面作出的贡献,瑞典人类学和地理学会将2017年维加奖授与姚檀栋。这是亚洲学者首次取得有“地理学诺贝尔奖”之称的此项荣誉。

    获奖是群体效应,中国“第3极”环境研究处于第1方阵

    以青藏高原为中心,西起帕米尔高原和兴都库什山脉,东到横断山脉,北起昆仑山和祁连山,南到喜马拉雅山脉——科学家口中的“第3极”平均海拔超过4000米,面积超过500万平方千米。

    “这里是亚洲的水塔,可谓我国和周边国家的‘环境驱动源’。”姚檀栋从事高原科考近40年:“虽然有地球上密度最大、数量最多的人群依赖于‘第3极’环境,但相比南北极,对‘第3极’的研究依然偏少。”

    维加奖的设立,最早源于对北极研究的重视。奖项后来延伸到南极研究,又逐渐涵盖地球科学的多个领域。对第3极的研究,最近几年来逐渐进入评奖委员会的视野。

    姚檀栋说,中国科学家对青藏高原的研究论文数量和援用率,最近几年来稳居世界第1。“整体来讲,我们在青藏高原环境方面的研究处于国际上第1方阵。”

    “这次得奖,说明国际同行认同中国科研人员在‘第3极’的整体研究水平的提升,而且到了让国际关注的程度,所以到评奖的时候,就会想到中国科学家候选人。”姚檀栋说,“这是1个群体效应的结果。”

    影响20亿人青藏高原冰冻圈正产生重大变化

    “第3极”的冰川孕育着亚洲几大河流,每年冰川融化的多少,直接影响着下游10几个国家逾20亿人口。

    “超过80%的冰川在畏缩,”姚檀栋说,最新研究成果显示,在全球变暖的背景下,青藏高原的冰冻圈正在产生重大变化,变化之大已超出人们的预期。

    “1个典型标志是,去年7月和9月接连产生两次冰崩,塌方面积之大、影响之严重,史上罕见。”

    姚檀栋说,他通过钻取冰芯,也就是从高海拔冰川中钻取冰样,解析冰川中包括的各种气候与环境变化信息。比如,通过分析冰芯,可以发现导致全球变暖的主要温室气体2氧化碳,在过去1千年中含量不断增高,以此可以搭建起相干监测模型。

    “气象资料只有1百多年历史,对更久之前的气候变化的认识,就要依托其他的气候变化替换资料。”姚檀栋说,冰芯最准确地记录了过去上千年的气候变化规律,“掌握过去规律才能预测未来”。

    专注“第3极”风雪呼号中也能出大成果

    在姚檀栋之前,曾有美国的顶尖地理学家仰仗同时对南北极和“第3极”的研究而荣获维加奖。

    姚檀栋说,美国科学家的视野非常宽阔,而自己则不断专注于“第3极”。“我常常这样形容,‘第3极’是个富矿,他人偶尔来挖1次,可能挖的技术比我好,很快挖了1颗大的。但我每天在这儿挖,最后挖的还是最多。”

    钻取冰芯的进程既艰且险。跟随姚檀栋的学生曾这样描写:登山路上,每走1段就会看到1个小牌子,上面写着遇难者的名字和生命“凝固”的日期。风雪呼号中,谁也不知道脚下有无夺命的裂缝。

    2015年,姚檀栋和其他科学家1起,又1次踏上青藏高原古里雅冰川钻取冰芯。即使在6700米处突遇冰裂隙,他们依然钻出1根符合研究标准、308米长的透底冰芯。

    获知自己得奖后,姚檀栋并没有特别在乎。在采访中,他数次提到,要培养宽阔的科学视野,而科学视野是建立在扎实的科学基础研究之上。欧美国家在基础研究领域有非常雄厚的实力,所以能源源不断“冒”出科技创新成果。

    “我们对‘第3极’研究的顶级成果,整体而言还不是世界第1,要全面提高研究质量,到达世界引领水平,首先要加强基础研究。”姚檀栋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