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⑻99-0899

    软件支持:400⑻877⑼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⑵119588

    公司传真:0756⑵119578

    售前咨询:0756⑵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2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Uber被控向谷歌安插特务:盗取14000份文件

    种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7-05-05

    Uber和谷歌无人驾驶部门Waymo关于盗取商业机密的诉讼案本周3上午在旧金山法庭开庭,双方辩论剧烈。

    负责该案的法官WilliamAlsup表示,虽然Uber的工程师盗取谷歌无人驾驶秘密文件是“非常明显的事实”,但是依然缺少“确实的证据”证明Uber在无人驾驶的研发中“非法”使用了这些从谷歌盗取的信息。法官表示,对该案的判定产生了困惑。“由于现在所做出的判决只能是基于Uber‘有可能’使用谷歌知识产权信息并对其造成要挟的‘假定情况’,但‘不足以证明’Uber1定使用了这些专利。”

    这也是Alsup法官40多年来经历的第1桩触及如此海量文件记录的商业机密盗取案件,内存达9千兆。

    裁定结果不明

    Waymo向法院提供了极其有力的证据,证明Uber工程师AnthonyLevandowski在离开谷歌前从公司盗取了14000份文件。

    商业机密案的主角Levandowski离开谷歌后,立即从Uber取得价值2.5亿美元的股票嘉奖也被暴光,这让外界猜想其与Uber之间可能早就存在“密切关系”,乃最多是Uber派去谷歌的“商业特务”。

    Levandowski离开谷歌后,立即成立了1家名为Otto的无人驾驶卡车公司,该公司去年被Uber以6.8亿美元收购。Levandowski转而为Uber研发包括LiDAR在内的无人驾驶相干技术。

    而Uber宣称自己的无人驾驶技术研发并没有Levandowski的直接重大参与。Waymo的控诉只是企图阻碍Uber的“自主创新”。Uber还称对员工的电脑进行审查分析后,并未发现这14000份文件曾出现在本公司电脑服务器中。但是,Uber公司又不能对Levandowski的私人电脑进行审查,由于他援用了宪法第5修正案所规定的公民权利,该条款允许美国公民谢绝分享任何可能牵连其“自证其罪”的信息。

    对此,Alsup法官正告Uber:“如果你们不能找到这些文件,你们将被迫履行中断无人驾驶项目的临时禁令。”他还表示,如果Levandowski拒不遵照公司规定交出文件,Uber公司应当解雇他。

    鉴于证据不足,法官对该案的裁定结果尚不明朗。但他必须尽快做出决定,是否是同意Waymo的要求,立即实行临时禁令,强制命令Uber在法律诉讼进程中暂停使用无人驾驶汽车相干技术,直到最后判决公布。

    神秘股权嘉奖

    Waymo在法庭上出示文件显示,无人驾驶卡车公司Otto多是Levandowski与Uber精心制定的诡计,以隐藏前者离开谷歌后立即取得Uber股票嘉奖的事实。Waymo指出,这笔股票的行权日期是在2016年1月28日,也就是Levandowski毫无征象地辞职的第2天,他取得Uber500万股股票,价值超过2。5亿美元。

    Uber对此回应称,股票授与时间的确与2016年8月份收购Otto的时间差不多,但在行权交易中以倒填日期的方式启动收购也10分常见。虽然Waymo称协议日期显示Uber计划收购Otto比此前公布的日期早很多,但Uber称协议实际签署日期要比那晚上很多。这个时间点可能成为此案胜负的关键。

    Waymo还在法庭上出示了Uber高管之间的电子邮件。这些邮件显示,他们曾与Levandowski商讨组建新公司的事宜。邮件中称新公司为NewCo。其中1封邮件显示,谷歌地图前高管、后加盟Uber的BrianMcClendon与Levandowski讨论有关激光雷达LiDAR的问题,邮件日期是2016年1月13日。Waymo还展现了Uber从卡内基-梅隆大学挖来的LiDAR专家ScottBoehmke的笔记,显示早在2015年10月份就曾提及NewCo。

    虽然Waymo提出这些新证据,这些证据只能证明Levandowski确有剽窃信息的嫌疑,但是不足以证明Uber有罪。Alsup法官要求双方进1步搜集证据,在10月的听证会上再做辩解。

    风暴眼中心的Levandowski上周已发表声明称,自己不再参与任何有关激光雷达(LiDAR)技术的项目。他的工作将会由Uber先进技术部门负责人EricMeyhofer接手。

    第1财经记者上周邮件询问Levandowski关于他在Uber最新负责的项目,但1直未得到回应。他也谢绝对自己的离职发表更多评论。

    Levandowski退出Uber公司无人驾驶团队无疑是Uber无人驾驶发展的倒退。随着苹果、3星等高科技企业和汽车制造商的不断加入,在无人驾驶汽车技术发展早期的安排地位将会显得尤其重要。无人驾驶汽车技术的市场估值高达数百亿美元。

    北京达晓律师事务所律师林蔚对第1财经记者表示:“对Uber公司的行动,主要考虑两个方面的内容,首先是否是存在利诱该员工不法获得这些商业秘密,第2是否是明知该员工不法持有这些信息,而同意或鼓励他将这些信息用于Uber的技术及商业开发。”

    随着科技公司人材活动加速,企业将面临更多触及商业机密的纠纷,也需要通过加强员工管理保护企业利益。“本案的核心问题是Uber的主观意图,是否是知悉,甚么时候知悉,是1开始的预谋利诱,有计划的实行;还是收购Otto时知悉继续收购而使用;还是从头至尾都不了解。”林蔚向第1财经记者说道:“美国有证据开示(discovery)制度,相信这些事实会随着庭审的进行而被揭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