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⑻99-0899

    软件支持:400⑻877⑼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⑵119588

    公司传真:0756⑵119578

    售前咨询:0756⑵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2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共享单车受热捧,黑摩的收入锐减

    种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7-03-02

    去年起,北京的街头开始陆续出现摩拜、ofo等多家网约自行车,这类网约自行车不用办卡,用手机便可以够完成借车、还车、缴费等进程,骑行半小时收费0.3元到1元钱。记者实地探访发现,北京街头随处可见各式网约自行车,多位市民均表示为其出行带来了很大方便。但是,网约自行车的出现却让3蹦子司机“愁闷”,他们表示网约自行车的普遍直接导致了他们收入的减少。

    共享单车受热捧,黑摩的收入锐减

    ▲共享单车问世前地铁站周边黑摩的曾排队“趴活”

    共享单车受热捧,黑摩的收入锐减

    ▲昨日下午在1地铁站外唯一两辆黑摩的在等活

    现象:网约自行车成短途代步工具

    自去年8月份起,摩拜单车、ofo共享单车、优拜单车、小鸣单车等网约自行车陆续在北京投放,这些网约自行车无需办卡,单用手机便可以完成骑行、还车的全部进程,并且它们不设置固定的还车地点,只要在公共区域便可以还车。

    这类自行车刚1投放就遭到了北京市民的欢迎,但是用户刚开始的骑行体验其实不10分完善,黄先生从摩拜单车app刚1上线就注册成了用户,“摩拜单车第1代蹬起来很费力,车轱轳是实体的,全部车体都很沉。”后来摩拜单车第2代车投放后,黄先生称他再也没有骑过1代车,“运营商应当意想到了这1点,以后投放的车辆就很好骑。”

    郭女士在高碑店1家影视公司上班,从高碑店地铁站下车后需要步行最少1.5千米才能到达公司。郭女士称,从地铁口到公司没有顺道的公交车,之前每天上班,在地铁上的时间没有走路的时间长,遇到累的时候或卑劣天气会搭1辆3蹦子到公司,大概需要5到10块钱。“但是每次坐上3蹦子都会觉得在用生命上班,车身晃得利害,坐不稳,总怕失事。”

    郭女士认为网约自行车的出现为她带来了很大的便利,“自己掌握速度,价格便宜,还车也方便,不用自己掏钱买辆自行车。”

    记者在多处地铁口随机询问了1些上班族发现,大部份距离地铁口较近的上班人士多走路到达地铁站,较远的人则表示基本上会骑网约自行车去坐地铁。赵女士住的地方离地铁口1000米左右,她每天早上10点上班,会在楼下找1辆网约自行车骑到地铁口,“小区楼下就停着好几种网约自行车,骑起来很快,56分钟便可以到地铁口。”

    记者实地探访北京街头和地铁口发现,网约自行车随处可见,地铁口更加集中。共享单车的用户群以80后、90后年轻人为主,但也能随时见到老人和小孩在街头骑行。

    影响:黑车司机称受冲击收入减半

    在常营地铁口开3蹦子的胡先生最近有些烦恼,从去年10月份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每天挣的钱开始减少,但当时并未10分在乎。而最近他则明显感觉到坐3蹦子的人越来越少,只有早晚上下班的人匆忙赶时间的时候才会选择坐他的车。

    胡先生告知记者,他开3蹦子好几年了,之前每天能挣1百多,现在每天只能挣到本来的1半。“自从今年过完年,地铁口密密层层地多了很多各家的网约自行车,红色的、黄色的、橙色的,最近又多了蓝色的,少说也有5610辆。现在上班的人都骑这些自行车了。”

    胡先生称他家住通州,每天早上7点开车到常营地铁口拉人,下午45点钟就会往家赶,中午找个小饭馆吃个饭接着在附近拉活儿。“最近有1些同行都不开3蹦子了,1些外地人过完年都没有再过来,听说他们有的去做了生意,有的找个工作去上班了。”

    记者询问胡先生是否是知道开3蹦子存在安全隐患,他表示自己开车载人的时候都会放慢速度,“我开得很慢,会注意安全。”记者坐胡先生的3蹦子从常营地铁口到杨闸环岛,其间他遇到了两个红灯,但是都没有等到绿灯就开车过了路口。

    在褡裢坡地铁站开3蹦子的王先生今年将近610岁,他告知记者,现在网约自行车增多以后,3蹦子生意明显就少了,“原来1天可以挣1百多,现在就4510,只有在高峰时坐的人稍微多1些,有的人已不开3蹦子了。”

    多名3蹦子司机都表示网约自行车直接影响了他们的收入,有的人已开始谋求别的前途。

    专家:共享单车弥补最后1千米需求

    北京交通大学创新创业中心主任、旅游系副教授殷平向记者介绍,“最后1千米”是困扰通勤人员的1个很大的问题。从政府在交通方面公共产品的供给来看,首先要解决的是大范围、长距离的公共产品问题。其次是城市内部的轨道交通,也就是类似于公交车、地铁等产品的供给。从政府提供交通方面公共产品的考虑来讲,1般是从大范围、长距离的再到小范围、细节化的公共产品。

    “‘最后1千米’常常就是从地铁口到家里的距离,通常也就是公交车两3站的距离,人们等公交车的时间和花费与最后产生的效应是不匹配的,他们心想还不如花5块钱很顺利地就回家了。”殷平表示,提供这类“5块钱回家”服务的运营方式则处于1个灰色地带乃至是黑色地带,由于它是不合法的。而且在运营上存在很多风险,不论是营运人还是乘坐人都要承当很大的风险。

    殷平称,就目前来看,现在已到了提供小范围、细节化公共产品这个阶段,由于现在我们城市之间和城市内部的铁路、轨道等交通设施都相对完善了。共享单车就是用另外1种方式来解决通勤人员“最后1千米”的问题,并且是以1种规范的、被大众喜欢接受的方式,所以这类填缝式的公共产品终究能得到消费者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