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⑻99-0899

    软件支持:400⑻877⑼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⑵119588

    公司传真:0756⑵119578

    售前咨询:0756⑵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2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分享通讯欠款8000万,虚拟运营商或是改革实验品

    种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7-03-02

    虚拟运营商最近又火了起来。

    分享通讯欠款8000万,虚拟运营商或是改革实验品

    日前,虚商分享通讯被曝出拖欠工资,随后有消息称,该公司因欠债8000万已没法支持。

    “拖欠中国联通的欠款不止8000万元,且数字很大。”分享通讯团体证实了传言,但并未说出具体欠款数字。至于具体缘由,分享通讯团体方面表示,“目前(公司)正在面临重大调剂,下周在北京召开记者会就传言予以解答,并公布股改方案等信息。”

    欠薪或因没有盈利

    据了解,分享通讯团体于2014年发布其虚拟运营商品牌“分享通讯”,其经营范围触及国内3大运营商。

    2月7日,工信部信息通讯发展司向分享通讯团体发了1份名为《关于请按约谈要求上报有关情况的函》,函中提到:1月26日,工信部信息通讯发展司就中国联通发给分享通讯团体、抄送工信部的《关于移动转售业务逾期未付款项的函》事,约谈了分享通讯团体法定代表人、董事长蒋志祥,并就保障用户合法权益提出明确要求。

    工信部信息通讯发展司要求分享通讯团体将有关处理预案,包括停止发展新用户、停止发售抽纸卡,向社会和用户发布公告和用户善后处理方案,于2月8日先前书面反馈工信部信息通讯发展司。

    据悉,目前,加入分享通讯号段被相干电信运营商收回。

    “并非像传言中所说的分享通讯要倒闭,如若真的那样,可能会直接影响到今年虚商牌照是否是还能正式发放,近千万用户停机,全国1万多直接员工失业。”分享通讯团体内部员工坦言。

    该名员工表示,实际拖欠费用的主要缘由是由于股东纷争,造成了没法回款和放款,因此只能1直拖着。“团体目前根本没法找到贾树森,导致分享通讯市场运营完全停滞,分享通讯团体因此或面临重大调剂。”

    据该名员工介绍,在分享通讯团体的股权中,董事长蒋志祥占股51%,天润伟业占股49%,其法定代表人是贾树森,“贾树森不签字同意增资方案,也不同意撤出方案”。

    在国家企业信誉信息公示系统上,我们查询了分享通讯2015年企业年报。该年报上显示,蒋志祥实缴出资金额约2855万元,天润伟业实缴出资金额约2743万元,由此证实了他的说法。

    分享通讯团体方面表示,不管分享通讯会不会倒闭,在这次危机中,若没有妥善解决用户、员工的善后事宜,都会直接影响原定于今年5·17电信日行将发放的虚拟运营商正式牌照,也会大大影响虚拟运营商在用户心目中的形象。

    对此,电信专家付亮称,当前,分享通讯具有百万用户,如果其由于种种问题而倒闭,用户该如何处理?这考验的不但是虚商,还包括合作的基础运营商和监管部门,能够解决好这个问题,才好给移动转售试点画句号。特别分享通讯是少数瞄准高端用户的品牌。

    虚商经营有待规范

    2016年7月,工信部对部份虚拟运营商的在网用户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进行了数据抽测,在抽测的8家企业中,垫底的是分享通讯,其实名登记信息合规率为仅为91。30%。但是这已不是分享通讯第1次被“点名”。

    2016年4月,央视以“失控的170号段”为题报导了虚拟运营商实名登记制度落实不到位、170号段成为通讯信息欺骗重灾区的情况。工信部紧急约谈了3家实名制落实不到位的移动通讯转售企业,其中也有分享通讯。

    最新表露的14家背规行动企业是由工信部在去年11~12月暗访查出。就近1年动作来看,工信部对治理虚商背规、落实实名制的查处态度是非常坚决的。

    手机号码实名制是防范电信欺骗的源头措施,而虚拟运营商又是“电信犯法重灾区”。去年4月,工信部组织电信企业对14万多个触及通讯信息欺骗等犯法的电话号码进行了快速关停,在这些号码中,虚拟运营商用户占比远远高于3大基础运营商,得了“重灾区”的恶名。

    工信部通讯发展司司长闻库曾在“虚拟运营商香山论道”活动上流露,截止2016年年底,移动转售的用户数超过了4300万,占到了全国移动用户的3%左右,相比2015年我国移动转售用户数为2050万。42家发试点批文的企业中已有11家企业用户数超过了100万,其中最大1家用户超过了800万。

    据悉,截至2016年11月底,排名前10位企业转售用户数占全部转售用户数的80%,共18家企业用户数超过50万,11家企业用户数超过100万,7家企业用户数超过200万,最大超800万。中国联通目前已展开3批合作,合作火伴总数到达29家。

    闻库还指出了虚拟运营商的3点不足:1。虚拟转售企业实名制的制度还有许多工作要做,1些企业自己做得不错了,但是对代理渠道管理不严,渠道落实用户实名制的时候,相对来讲背规率比较高,造成了通讯信息欺骗,垃圾短信,骚扰电话等问题;2。就是企业创新能力有进1步提高;3。随着用户多(4千多万用户),服务问题逐渐凸显。

    同时,闻库还对移动通讯转售发展提出几点看法:1。最主要的是规范经营,严格实名制的登记制度,对转售企业来讲,落实好电话用户实名制;2。坚持创新,努力铸造差异化经营的能力;3。希望基础电信企业和转售企业切实要把对方视为重要合作火伴。基础电信企业应当放下架子,以同等、开放、共赢的态度与转售企业展开合作。

    虚商或成为电信改革实验品

    目前,虚拟运营商的情势不容乐观。据相关数据统计,经过1年多发展,现数10家虚拟运营商截至目前累计发展用户不到200万户,其中多以联通转售业务为主,其次是中电信业务。从用户范围来看,用户及市场对虚拟运营商所持态度远不及企业宣扬那样。

    1些虚拟运营商负责人曾表示,“过去半年,虚拟运营商的心态都是摸着石头过河,观望占多数。”

    在他们看来,造成这1现象的缘由很多。国家鼓励民企进入电信业是好事,但却缺少有效的监管和统1的发展标准,导致各行其道;其次,虚拟运营商方面也存诸多问题,如缺少标准监督、批零倒挂、互联互通、短信辨认等问题,这些已然成为阻碍虚拟运营商发展的最大拦路虎。

    随后,我们采访了中国通讯业视察家项立刚,他就虚拟运营商的现状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项立刚表示,现在虚拟运营商的状态不容乐观,发牌的1共有42家,现在做起来的也就有56家,用户数不到200万,而且这个数字的真实性也没法肯定,目前这40多家中有3分之2基本同等于已死了,而且很多发牌以后没有做起来,由于它们不知如何去运营,能活到最后的不会超过5家。

    他举例称,“我曾用过1段时间的虚商号码,是京东的,但要求每月要消费1000元才能得到500分钟和500M的流量,我现在已不用了,主要缘由有两点,1是每月不可能都去消费1000元,2是京东在价格方面没有任何优势。”

    “绝大多数虚拟运营商仍停留在基础通讯业务的转售,不过是在优惠力度上和1些新的运营卖点上勇于打破常规,真正细分市场的商业模式还未出现,或说离成熟还有不小差距。”项立刚说。

    中国虚拟运营商产业同盟秘书长邹学勇认为,虚拟运营商应更专注于企业级市场和细分市场。

    举例来讲,专注手机游戏的苏州蜗牛,可让它的用户玩自己的手机游戏免流量,以获得更多的用户数,然后通过广告等其他业务创收,补助流量本钱。这类‘游戏+手机+流量’的经营方式就是对传统收费模式的颠覆。又比如京东,专注零售业,可让用户通过够买商品而取得1定的通讯资源。这类创新才会带来通讯行业的新1轮变革,也意味着电信行业的免费时期到来。

    不过,项立刚认为,即使得到了3大运营商的4G转售业务,虚拟运营商的通讯市场也不会太乐观,由于它们没有自己独立的通讯网络、费用较高,且在服务方面缺少新意,公众接受度不会太高,对消费者的吸引力较小。

    如今,工信部要求3大运营商在今年进行提速降费,目前效果显著,若仅满足于做代理商的虚拟运营商,将遭到很大冲击。

    虚拟运营商要想真正盈利和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最少现在这类模式是不行的。它们需要更大力度的变革,否则只能成为中国通讯业发展道路上的实验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