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联系我们

    广东联迪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服务热线

    网络集成:400⑻99-0899

    软件支持:400⑻877⑼91

    咨询热线

    公司前台:0756⑵119588

    公司传真:0756⑵119578

    售前咨询:0756⑵133055

    公司地址

    珠海市香洲区兴华路212号能源大厦2楼

    社会新闻
    当前位置 > 首页 > 社会新闻

    宇航员DNA产生神秘突变,科学没法解释

    种别:社会新闻发布人:联迪发布时间:2017-03-07

    据大西洋月刊报导,斯科特·凯利(Scott Kelly)与马克·凯利(Mark Kelly)是同卵双胞胎,兄弟俩人不论是外貌还是身形都10分接近,而且他们都是美国宇航局的宇航员。但是在斯科特被送入太空1年后,两人之间出现了明显的差异。美国科学家正通过双胞胎来研究太空环境对人体所产生的影响,结果让他们大吃1惊。

    宇航员DNA产生神秘突变,科学没法解释

    克里斯·马森(Chris Mason)从未见过斯科特,但他了解后者DNA的所有秘密。马森是纽约市威尔-康奈尔医学院的遗传学家,也是参与美国宇航局双胞胎研究的专家之1。他们研究的重点是太空环境对人体产生的影响。2015年,斯科特前往国际空间站履行340天任务,而他的双胞胎兄弟马克则留在地球上工作。几个月来,两兄弟定期接受抽血测试。斯科特的血液样本会搭乘俄罗斯同盟号被送回地球。马森说:“晚上睡觉前,我会看下Twitter,发现斯科特上传了更多从太空拍摄的绝美地球照片。这时候,我不由笑着想,他放在我冰柜中的DNA肯定感觉很舒适。”

    事实上,凯利兄弟首先提出要对他们本身进行研究的建议,并向美国宇航局申请。他们是同卵双胞胎,或许分别在太空或地球上时,可以在他们身上进行某些科学实验以进行对照。美国宇航局同意了这个要求,并推出研究建议。2014年,美国宇航员挑选了10个团队,并向他们提供3年总额为150万美元的资金扶持。2016年3月份,斯科特重返地球。从那时开始,研究人员不断搜集他的各种样本,寻觅其因在太空极端环境中生活和工作,体内基因产生改变的证据。

    但是,这项研究属于“单病例随机对照实验”,为此可能存在许多未知影响。任何可发觉的变化可能都是随机机会的结果,或是实验差异的结果。但是不管这项研究产生甚么样的结果,它们不可能对宇航员进行1概而论,更不合适推及到地球上的全部人口中。到目前为止,得到的结果都是初步的。10支团队将利用接下来的几个月时间,分析和对照他们各自的数据集。马森、范伯格(Feinberg)等人正研究基因活动,其他科学家则在研究视力和免疫系统反应。遗传学家已取得凯利兄弟的部份数据,并保存发布任何信息的权利。毕竟,DNA攸关个人最核心的隐私。

    1项惊人的发现与太空旅行无关。凯利兄弟以为,他们完全是爱尔兰血统。但基因组测序显示,他们的根也在英国。其余的发现让研究人员感到困惑。负责为凯利兄弟的基因组进行排序的马森认为,微重力可能诱使斯科特基因表达信号中出现某些份子变化,这些信号的“开关转换”会指引基因行动。当人类经历睡眠、压力和饮食变化后,通常会出现类似改变。马森表示,出乎意料的是,多少类似变化能被记录下来。马森及其团队目前正对照斯科特的RNA排序数据,目标是发现“太空基因”存在的证据。研究人员认为,只有人类进入微重力环境下,这类DNA才会被激活。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辐射细胞遗传学家苏珊·贝利(Susan Bailey)正在研究凯利兄弟的端粒,也就是染色体末真个“保护帽”,可以确保细胞分裂时,染色体被正确复制。贝利认为,长时间暴露在辐射、微重力和其他太空相干压力下,可能会导致斯科特的端粒变短。在地球上,端粒会随着人体衰老而损失,在压力增加时加速损失。而在太空中,人体遭到压力更大。没有重力牵引,骨密度会降落,视力降落。当体液上浮时,人的大脑会有阻塞感觉。贝利还人为,太空飞行会让斯科特的端粒在压力条件下萎缩。

    但是,这些现象都没有产生。相反,斯科特的端粒有增长趋势。在返回地球短短几个月后,他的端粒长度又重新回到前往太空前的状态。贝利说:“这是真的吗?我认为,这多是你脑海中首先产生的疑问。”贝利不清楚斯科特的端粒为甚么背背了逻辑。对其他10名美国宇航局宇航员进行测试显示,他们的端粒也有所加长。或许在某些细胞中的短端粒,对太空环境非常敏感。人类进入太空后,它们就会消失,而更长的端粒则会保存下来。或许微重力导致端粒酶活跃起来,加入更多核苷酸,促使端粒延长。贝利表示,这些说法都存在争议。通过保持健康的生活方式,端粒的长度可以保持,比如良好的饮食和锻炼。但是延长人类身上的端粒历来都没有使人佩服的证据。

    更长端粒也是长寿的标志。贝利表示:“你可能首先会想,这是好事儿啊,我们可以更加长寿。但硬币总有正反面,端粒延长也会增加患癌风险,由于癌细胞首先要做的就是让端粒变长,并保持端粒长度,以便于延长他们的生命。”

    对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遗传学家安迪·范伯格(Andy Feinberg)带领的团队来讲,他们对凯利兄弟DNA甲基化进行研究也取得了神秘发现。DNA甲基化实际上就是细胞控制基因表达的机制。在斯科特前往太空前,凯利兄弟的DNA甲基化都很正常,且10分类似。但当斯科特进入太空后,他的DNA甲基化平均水平就开始降落,马克的反而在上升。但在太空任务结束后,他们的DNA甲基化水平都回到常态。范伯格本人也曾申请过宇航员,但他不清楚DNA甲基化变化的影响,包括摄取营养、暴露于辐射或中毒等因素,都可能影响DNA甲基化,但底线是特定基因处于正确水平,不论是你的眼球或肠道细胞。

    马森、贝利和范伯格都谨慎地指出,他们的研究不合适推向普通大众,也没法完全解释清楚,毕竟有太多影响因素。范伯格说:“你怎样知道在太空、微重力环境或被关在盒子里1年会改变睡眠模式?”虽然如此,这项研究还是首次发现了在普通实验室中没法发现的特殊的地方。举个例子来讲,运送取样设备本钱非常昂贵,由于每向国际空间站运送1公斤的货物,都可能需要数万美元。在空间站中,除斯科特及其同伴,没有专业的医务人员进行血液分析。研究人员做的最后1件事就是大量抽取斯科特的血液,让他在没法坐下的环境中处于眩晕状态。

    2015年6月份,美国太空科技探索公司SpaceX的猎鹰9号火箭起飞后爆炸,摧毁了大量补给品,包括马森和范伯格的设备。但这些研究人员具有特权:当同盟号飞船将样本带回地球后,会被立刻送上政府的飞机,从哈萨克斯坦运到休斯顿,中间无需停留。范伯格说:“我们从太空中取得血液的速度,比美国任何地方都快。”

    不论是美国宇航局进行的研究还是监督宇航员的健康状态,科学家们必须了解人体对长时间太空飞行的反应,然后才能支持人类前往火星。如果科学家找出引发表观遗传改变的缘由,或许便可以够禁止或逆转它们。范伯格说:“如果要将马克·沃特尼(Mark Watney)放逐到火星上,他可能需要种些新的东西吃,或感染些某些可能杀死他的东西。”